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无法安静 2-淫妻奸情
无法安静 2-淫妻奸情
 我心里说不出多惊讶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平时和我一样老实的大鹏居然会这样,把老婆的情人留下一起

睡,太不可思议了,也太离奇了,恩爱的夫妻会有这样的生活。
大鹏看着我说:青林,你嫂子说的都是真的,我也经历过思想斗争,说良心话,开始真的不能接受你嫂子和人
偷情,这和结婚前不一样,怎么说呢,结婚前和谁,可以说和我无关,结婚后就不一样了,那意味给我戴绿帽子。
我的改变源于你嫂子没有任何隐瞒,也没有沉迷婚外情不能自拔,对我更好了,我很感动,我现在的理解是,
我们遇见了一个好人,他不是只为了玩弄你嫂子,也没有纠缠不清,他有文化,给我讲了很多这方面的道理,你嫂
子和他不是为了利益,他们是有感情的,而且他没有占有你嫂子,而是教我如何满足你嫂子,如何享受乐趣,我也
说不明白,还是让你嫂子说吧。
我的心一阵颤栗,乐趣,享受,对我来说还是不能理解。江华有点脸红的说:
我先声明,我可不是随便上的女人,第一,我没有和你们单位任何人搞过,没给大鹏丢脸,第二,我没伤害任
何人,也没破坏那个人的家庭,我对他有感情,但我更爱大鹏。
这事说出来也没啥,很简单,男女不就那点事吗,那晚,他俩搞了我两次,不怕你笑话,我高潮了几次我都记
不清了,我们是在快乐中做的,我很享受,大鹏很投入,那个人很会干,用各种姿势,用语言挑逗我,我家大鹏也
很开心,射了三次。
但是,我必须说清楚,我们可没有纵欲无度,从那以后,大鹏很会弄我,我也很满足,从那以后,我们并没有
经常搞,偶尔的来一次,增进我们的兴趣,只要任何一个不同意,绝不乱来。
大鹏和我商量好多次了,就是你的问题,嫂子直说了吧,媛媛干出这种事来,你也有责任,另外她没遇到好人,
你小姨子和岳母更不是东西,她们的错先不说了,就说你吧,你告诉我,媛媛和你高潮多么,你知道她的需要吗?
我顿时无语,半天才说:不是没有过,确实很少,我比较保守,不会玩花样,也不敢,我,我说不清楚。
江华说:对呀,所以媛媛一旦遇到一个给她强烈高潮的男人,不出事才怪呢,以后你如果不能改变,你敢说在
娶的老婆不出轨吗,现在社会的诱惑太大了,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是随时都会发生的问题,你是大鹏最好的朋友
和哥们,我对你印象非常好,只有你不和我开玩笑,所以我才答应大鹏帮助你的,女人不只是对物质需求大,不要
忽略了生理需求,这是你们这些老实人最容易犯的错误。
你们往往把责任都推到女人身上,忽视了自身存在的问题,一旦遇到挫折,就唉声叹气的,哪像个爷们啊,老
婆不是管出来的,也不是简单爱出来的,你要懂女人的心,理解女人的需要才行,我家大鹏这点比你强多了,给家
里打电话告诉一声,今晚睡这了,省得家人惦记,这个死大鹏。说完红着脸去洗澡了,丢下尴尬惊慌的我,疑惑带
着某种期待的看着大鹏。
四、3P给我的不只是高潮大鹏平静的看着我说:「打电话吧,你只要记住,我和你是做好的朋友和哥们就行了,
不要犹豫,我和你嫂子是经过认真探讨才决定的,不要让我们难堪,也不要让你自己遗憾,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颤抖的手拨通家里的电话,告诉妈妈在大鹏家睡,妈妈只是告诉我少喝酒,就挂断电话。
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此刻的心情,紧张激动,兴奋羞愧,期待恐惧,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心里清楚,可大鹏是
我最好的朋友,真的要当着最好的朋友面和他老婆做爱吗,我有点退缩了,我心里没有做好准备,站起来小声说:
「大鹏,我……我……我还是回家吧。」
大鹏微笑着说:「青林,放松点,过了这道坎,你就明白了。」江华已经洗完出来了,裹着浴巾,大奶子高高
的挺立胸前,大屁股扭着边进卧室边说:「你俩也洗洗,德行吧,呵呵。」
大鹏说:「一起洗还是?」我赶紧说:「你先洗吧,俩男人一起我不习惯。」大鹏笑着说:「好吧,我也不习
惯,你先和你嫂子聊天吧,我先洗去了。」我如坐针毯,心乱如麻,江华在卧室了叫我:「你进来呀,怕我吃了你
呀,熊样吧。」
我僵直着身体,惶恐的进入卧室,江华坐在床头正在梳头,大奶子白白的乳沟映入我的眼睛,我下体不听话的
硬了,支起一个大包。
江华哈哈大笑说:「熊样吧,硬了吧,你们男人啊,都一个味,动不动就恨女人,可你们谁都离不开女人。」
说完站了起来注视着我说:「青林,觉得我身材怎么样啊?」说完扯下浴巾,一个丰满的裸体展现在我的面前。
以前还真没注意,江华的身材这样好,皮肤白皙,大眼睛含着春意,嘴唇红红的,乳房虽大但是挺挺的,一点
没有下垂,乳头暗红色,峭立着,腰不是很细,略有点赘肉,更显得成熟肉感。
屁股又大又白,圆润结实,腹下浓黑的阴毛,卷曲着,一条肉缝,阴唇若隐若现,我看到有点痴了,鸡巴在裤
裆里跳动不安,结结巴巴的说:「嫂子,你……你身材很,很好,很……很有……有女人味。「江华笑着说:「还
行吧,我挺满意的,就是屁股太大了,不过男人喜欢大屁股,没看都想摸我屁股吗,你摸摸我的屁股,感觉一下,
呵呵。」我已经有点思维混乱了,颤抖是手摸在江华大屁股上,软软的,很有弹性,滑滑的非常细腻,不仅咽了一
口口水,江华微笑着说:「嫂子屁股好吗?用力揉揉。」我呼吸急促起来,用力揉捏嫂子大白屁股,另一只手不觉
握着大奶子,好大,我的手根本握不过来。
这时卫生间的门响了,吓得我赶紧收回手,江华又是一阵大笑。大鹏赤身裸体的进来说:「青林赶紧洗洗,你
嫂子可等不及了,呵呵。」江华「呸」了一声:
「滚一边去,你才等不及了呢,哈哈。」
我逃进卫生间,喘息着平复激动的心,脱下衣服,打开花洒,水流冲洗我燥热的身躯,鸡巴硬的发痛,简单的
冲洗完毕,我在想,是穿衣服出去还是光着出去呢,难为情,又有某种兴奋,正犹豫着,江华喊道:「别不好意思
了,光着屁股进来吧,哈哈哈哈。」
她笑的如此轻松,我也轻松许多,打开卫生间门,慢慢进入卧室。里面的大鹏躺在床上,江华坐在身边正在摆
弄大鹏的鸡巴,看着我挺着鸡巴傻站在那里,江华笑着说:「挺大的吗,过来嫂子验验货,看是不是有真本事,呵
呵。」我已经有点麻木了,嫂子的手轻柔的握着我的鸡巴撸动几下,激动的我差点射出来,嫂子用力握紧鸡巴根部
笑着说:「难怪你和大鹏是哥们,我们第一次啊,他看见我握着那个人鸡巴,激动的射了,呵呵。」大鹏微笑着说
:「别提了,丢人啊,呵呵,青林可别学我呀,放松些,放松会好很多的。」
江华松开手,温柔的看着我,慢慢跪在床上,轻柔的把我搂进怀里,大奶子挤压在我的胸膛,软软的,好舒服,
已经痴迷的我本能的搂住江华,两张嘴,慢慢的吻在一起,吮吸嫂子的舌头和嘴里的津液,我的身体兴奋的颤抖。
慢慢的,嫂子吻着我的脖子,向下,停留在我的乳头上,火热的唇吮吸我的乳头,舌头尖舔弄,手在揉我屁股,
手指若有若无的扫弄我的肝门,我不仅发出呻吟声,鸡巴跳动着,马眼的液体已经流下,滴落的床边。
江华的屁股高高撅起,大鹏掰开大屁股,注视着我,伸出舌头舔弄嫂子的屁股沟,嫂子开始呻吟,慢慢的一口
吞进我的鸡巴吮吸,我兴奋的「啊啊」大叫,就这样,我站在床边,嫂子撅着屁股,舔弄我的鸡巴,手在屁股,卵
蛋和屁眼不停的爱抚,后面的大鹏贪婪的舔弄嫂子的阴道口和屁眼。
如此淫靡的画面,是我从未见过的,今天就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情欲高涨,嫂子的口腔热热的,舌头软软的,
手轻柔的,呻吟声婉转动听。
嫂子吐出我的鸡巴,颤声说:「不行了,我要,快呀,给我。」我木然的不知所措,大鹏抬起头说:「让青林
先来。」嫂子转过身,躺在床边,抬起双腿,湿淋淋的阴户对着我,阴唇已经微微张开,如同一张小嘴一样,我激
动的握着鸡巴,对着阴道口,在大鹏的注视下「噗哧」一声,深深插入嫂子的阴道。
嫂子和我同时发出低沉的呻吟,我挺动坚硬的鸡巴「啪啪」几下深入抽插,嫂子「啊啊」的呻吟几声。
大鹏蹲在江华的脸上,鸡巴高高撅起,江华伸出舌头舔弄大鹏的屁眼,大鹏兴奋的说:「青林,揉你嫂子乳房,
用力点,你嫂子喜欢,老婆,告诉青林怎么做。」
江华呻吟着说:「啊……对,用力揉我大奶子,女人干事时候喜欢用力揉,我不疼的,舒服着呢,啊……对,
就这样,鸡巴在往上翘一点……对对,就那……啊啊……用力肏我,啊啊……别停啊……「
我的鸡巴欢快的抽插,淫水已经流出,嫂子火热的阴道收缩蠕动,我无法控制自己,大叫着喷射而出,精液深
深射入嫂子的阴道。我拔出鸡巴,白花花的精液和着淫水流到嫂子的屁眼,淫靡的散发性的气息。
嫂子激动的说:「青林没问题,老公肏我,让你哥们看你怎么肏我,快呀,我要。」转过身,张开双腿,大鹏
挺着鸡巴插进江华的阴道,开始抽插。江华开始淫叫:「啊……老公肏我,啊……啊……好舒服啊,青林摸我奶子,
快呀,啊啊……」我爬上床,用力揉捏嫂子的大奶子,大鹏挺动屁股「啪啪」的猛插。
嫂子呻吟着说:「青林骑我脸上,我……我……要吃你鸡巴,啊啊……老公用力肏我,别停……」我激动的跨
在嫂子脸上,软下来的鸡巴被嫂子吃进嘴里吮吸,我兴奋的浑身颤抖,鸡巴慢慢变硬了,嫂子吐出我的鸡巴,啊…
…天啊!嫂子舔我屁眼,我兴奋的大叫,「啊,啊……」
大鹏在嫂子高潮中也射了,嫂子翻过身,撅起大屁股,淫荡的叫:「青林肏我,肏我骚屄呀。」我看着大鹏鼓
励的目光,再一次插入嫂子满是精液的阴道。
我感觉这样插的好深,好紧,嫂子开始了淫荡的叫床:「啊……啊……舒服……啊……啊……老公,告诉你哥
们,啊……啊……告诉她我要……要什么,啊……」
大鹏鼓励的看着我说:「青林,肏你嫂子,不要有任何顾忌,现在你嫂子就是女人,需要你鸡巴肏的女人,你
要叫出来,这是的嫂子不怕你羞辱,不怕你用下流话骂她,叫出来你会更快乐,没事的,你能做到。」一股前所未
有的亢奋和大鹏的鼓励,我心底深处的淫欲激发出来,发泄似的大声说:「肏死你,嫂子你是骚屄,我肏你骚屄,
啊啊……过瘾啊,肏你屄呀,啊啊……」
嫂子淫叫着:「啊啊,是,我就是骚屄。啊啊……肏我骚屄,啊……骚屄要鸡巴,妈呀,我高潮了,屄舒服啊,
啊啊……别停……我还要啊……老公啊,你哥们肏我屄了,啊啊……青林肏我,啊……你是最棒的,用力肏我,啊
……老公告诉你哥们,你喜欢他肏我。」
大鹏揉着江华的大奶子说:「青林肏你嫂子骚屄,我喜欢你肏她,我看着你肏她,老婆再骚点,吃我鸡巴。」
我已经疯狂了,我和大鹏一前一后肏着江华,在江华几次高潮后,我们同时射了,江华吃进大鹏的精液,舔乾
净我鸡巴上的淫液,潮红着喜悦的脸,幸福的软软的躺在我们中间。屄里的精液,白花花的流出来,床单湿了一大
片。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心情,大鹏,嫂子,你们是我一生中最好的良师益友,我感动的跪在床上,头埋进嫂子
的乳房,流下感激的热泪。
五、赶鸭子上架江华爱抚我的脑袋温柔的说:「青林,嫂子必须告诉你,你和大鹏是兄弟,这份情谊来之不易,
我对你有好感,不要因为我们上过床了,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更不要爱我,我也不会爱你,我爱大鹏,我是大鹏的
女人,你明白了吗?」我感激的说:「嫂子,我明白,你永远是我的嫂子,大鹏永远是我的哥们,谢谢你们。」
大鹏平静的说:「青林,我和你嫂子很幸福,我也想你幸福,你要明白,很多事只要观念一转变,揪心难受的
心情就会变成一种快乐,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人活着不容易啊,何必给自己压力呢,我困了,睡吧。」很快,大
鹏发出匀称的鼾声,江华依偎在大鹏腋下,大屁股靠在我的小腹上,我僵直的躺在嫂子身后,不敢动,手不知道放
哪才好,江华小声笑着抓过我的手,放在大奶子上说:「想搂着嫂子就搂呗,现在害羞了,刚才那威风哪去了,熊
样吧,呵呵。」
我放松身体,搂着嫂子光滑的身躯,闻着嫂子的发香,安静的睡着了,睡的好香甜。晨曦的阳光温暖的照射进
卧室大床,我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嫂子的屁股动了一下喃喃自语的说:「几点了,不做早饭了,累死了,大鹏出去
买点得了,我再躺一会。」
大鹏醒了,翻身下床,边穿衣服边说:「我去买,青林是要豆浆还是豆腐脑?」我感觉好尴尬,我搂着人家老
婆,还让大鹏买早点,心里很过意不去,红着脸说:「不用了,我和你一起去得了。」
大鹏平静的说:「你再躺会,我一会就回来,我看着买吧。」说完先进卫生间洗漱,然后下楼买早点去了。
嫂子的屁股还在我的小腹上贴着,我的鸡巴又硬了,在嫂子屁股沟跳动,嫂子笑了,大屁股随着笑声摩擦我的
小腹和鸡巴,我本能的想插进去,手在嫂子乳房用力揉了几下。
嫂子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熊样吧,和大鹏一个德行,别憋着了,快点插进来。」,说完大屁股往后翘。
我激动的屁股一沉,鸡巴插入嫂子温暖湿润滑腻的阴道,『啪啪』的抽动,心里有种偷情的紧张兴奋,要是大
鹏回来看见不知道会怎么想。
嫂子发出呻吟:「啊啊,小公狗,肏嫂子,快点,啊啊,就那,对对,啊啊。」我搂着嫂子腰,用力挺动鸡巴,
眼睛盯着房门,那是一种奇特的兴奋,快速的肏弄,刺激的心里,在房门打开的瞬间,我和江华同时高潮了,精液
再一次射入嫂子滑腻的阴道。
拔出变弱的鸡巴,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拎着早点的大鹏,大鹏笑着摇摇头说:
「快起来吃饭了。」
嫂子笑着爬起来看了下体一眼说:「肏,这么多,我先洗洗,你快起来。」说完下床,精液顺着阴道流到腿上,
扭着大屁股进入卫生间。
我快速穿好衣服,不敢正视大鹏,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大鹏平静的对我说:
「青林,不能因为这样而背上负担,也不要过分追求刺激呀,你将来还有娶媳妇的,懂吗?」
我羞愧的点点头。
江华洗簌完毕出来了,扭着大屁股进入卧室穿衣服,大声说:「青林快洗洗吃饭,还上班呢。」
我进入卫生间撒尿洗脸,整理好穿着出来坐在餐桌旁,开始吃早点,江华已经穿好衣服,和我们坐在一起吃早
点。
江华边吃边说:「青林,我可告诉你,下了床我就是你嫂子了,可不许对我动手动脚的,知道吗?」
我赶紧说:「嫂子,大鹏,你们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话是这么说,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别扭,总觉
得对不起大鹏。
接下来的几天,大鹏和江华就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慢慢的也不在纠结,开朗许多,江华还是扭着大屁股,
经常被人捏一把,拍一巴掌的,满嘴脏话,嘻嘻哈哈。
这几天,领导经常开会,好像在研究服务公司的事,我看见我们主任整天露出苦瓜脸,沉默寡言的。
周六没让我们休息,开了一个大会,局长也亲自参加,主任愁眉苦脸的做了说明:「同志们,经过局党委研究
决定,服务公司开始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现在开始,大家可以竞争经理职务,谁都可以,大家不要约束,希望踊
跃报名,积极参与。」
底下鸦雀无声,谁都知道,所谓的服务公司,就是大的国企给职工家属就业的单位,有一点本事的,谁都不会
在这混日子,公司干活的人不多,开资的人不少,大多数都是没文化,家庭条件不好的,没关系的老娘们,还有个
别谁都惹不起,各部门都不要的无赖,我就知道三四个从来不上班,照样开工资的。
这样的公司,混日子时候谁都能管,真要自负盈亏,独立经营,谁愿意接呀,局长尴尬的坐在前面,脸色别提
多难看了,我们主任不敢看局长,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出,会场静的出奇。
一个老娘们先开口了:「我说局长啊,自负盈亏啥意思,不就是不开资吗,谁不知道服务公司年年亏损啊,你
这是砸我们饭碗啊,没饭吃,你养活我们全家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下面开了锅一样议论争吵起来,局长做不住了,主任躲在局长后面不敢说话了,局长拍着桌
子大声喊:「安静,安静,不是局里不管你们,这是改革懂吗,我郑重承诺,局里给三个月的过度经费,只要你们
能干的,局里绝不找外面的人,你们可以扩大业务,多种经营,你们要为局里考虑,同志们安静,这是开会呢。」
服务公司的老娘们根本不买账,七嘴八舌的大喊大叫,气的局长都快疯了,大声喊:「在加几个月总可以了吧,
给半年过度可以了吧,谁接经理站出来,局里一定大力支持,安静。」
很多事也许是命运安排吧,也许是巧合吧,我有点内急,想出去上趟厕所,就在我刚站起来走出几步的时候,
我们主任几步跑过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拉着我就往前面走,大声喊:「王青林站起来接任经理了,大家快鼓掌
啊。」我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拉到局长面前,底下乱哄哄的,根本听不清说些啥,我大声反驳:「不,不是的,我
……」
还没等我把下面话说出来,局长已经握住我的手,大声喊:「王青林同志,好样的,敢于勇挑重担,局里对你
是信任的,相信你带领大家一定做出骄人的业绩,各部门负责人留下,散会。」
我蒙头转向的被局长抓住不放,急的满头大汉,尿也没了,我真恨自己,咋就不憋着,站起来干个鸡巴。
就剩几个干部了,我大声说:「局长,主任,我不行啊,我哪管过人啊,你放了我吧,我站起来是想撒尿的。」
局长阴沉着脸说:「王青林同志,不要辜负了组织的信任,我不管你为啥,反正你站起来了,就这样定了,否
则你就准备回家吧。」这是在威胁我呀,我刚想狡辩,主任对我说:「你就干吧,别推了,你小子难道是怂活呀,
连一帮娘们都管不了,不闲丢人啊,啥也别说了,现在就上任,办理交接。」
我是没有退路了,不接,就得下岗,接吧,怎么干啊,我也不懂啊,主任这个老狐狸,真不是东西,我就这样
稀里糊涂的当上了没人愿意干的经理。
进入所谓的经理办公室,面对的一切只能用一个字形容『乱』不是一般的乱,不知道该干什么,不知道怎么分
配下面工作,这群老娘们根本不买我的帐。我一句话没说完,她们有一百句话对付,每到关键时刻,都是江华帮我
解围,我真的很感激。
公司的业务根本谈不上,一直是给港务局维修处做服务的,说白了,就是和保洁清洁工差不多,以前是一个单
位的,混着过也没人管,现在可好,开始挑毛病了,不是这没打扫干净,就是那没做到位,我脑袋都大了,急的我
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转。
一个月过去了,底下这群娘们开始说风凉话了,我亲耳听过『弄个王八当经理,还不整成一锅王八汤啊!』气
的我差点吐血。
六、高人,贵人看着我整天焦头烂额的样子,大鹏和江华非常着急,不过说实话,大鹏帮不上什么忙,他和我
一样,上班就知道干活,也没管过事,江华也没办法,唯一能帮我的就是不让那群娘们欺负我。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江华找到我,看着我不停的叹气,我莫名其妙的的说:嫂子这是咋了,干嘛叹气呀?江华无
奈的说:还不是为了你,我和大鹏上来几次了,没别的办法了,只能请他帮忙了。
我疑惑的问:谁呀?江华脸色一红,小声说:谁,我同学呗,今天下班去家里吧,本来不想让你知道他是谁的,
唉!没办法呀。我明白了,是嫂子那个情人啊,我不觉有种好奇和期待,同时也有点酸意。
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大鹏家,一进门,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的很有气质,看见我进来,主动
起来伸出手和我握手,大鹏介绍说:这是青林,我最好的哥们,这是杜斌,你嫂子同学。
寒暄几句,我们坐下,嫂子开始做饭。杜斌先开口说:都不是外人,你的事大鹏都和我说了,我也就不客气了,
你的情况非常困难,我分析,你们局是想把这个包袱甩掉,半年过度期一到,很可能把你们分离出去,也许会让你
独立注册一家公司,最多保留一点股份。
这样你就是公司法人了,也就是说,所有工人都是为你工作了,你是老板了,在有事,港务局是不会管的,所
以责任都是你的了,以你目前的情况看,要想生存,必须从新规划,做事要有计划,现在港口经济这是大发展的时
候,也许也是你成功的好机会呢。
几句话就让我刮目相看,我诚恳的说:杜哥,我不瞒你说,我们这服务公司,就是干环卫的一样,到处打扫卫
生,根本没有前途可言,我想过拓展业务,可我不知道干什么好,资金也没有,人也不行,太难了。
杜斌严肃的说:困难是很大,你先不要考虑太多,目前最实际的是要把你们局里的配套服务拿下来,比如,你
们局基建处刚盖完办公搂,为什么不把装修拿过来呢,你们不会干,可以转包出去呀,类似的项目,你们港务局多
了去了,不过很难,哪个处长后面没有几个利益关系户啊。
按正常程序,你恐怕很难接到项目,和官员大交到,权,钱,色,这三样你一个没有,你说怎么办?
我无法回答,是的,这三样确实是现实的,我叹息着说:看来是没希望了。
杜斌笑着说:你是当局者迷呀,还有一种方法能做到啊,那就是走偏门,一个字『闹』明白了吗。
我似乎略懂一点,还是没想明白到底该怎么做,江华已经叫我们吃饭了,大鹏站起来说:咱们边吃边聊吧。我
们一起坐下,江华给我们倒上酒,我们边喝酒边继续探讨。江华对杜斌说:和青林说话别绕弯,有啥话直说,别鸡
巴装文人。
杜斌笑着说:你这嘴和脾气,一辈子也改不了,呵呵。
对我说:你这样,明天先开会,争取大家的支持和理解,然后你找局长,让他出面协调各处,他要是不答应,
你就这么说,不干了,把这群老娘们往他那一推,抬腿就走,不要怕他用下岗威胁你,没过过渡期,他绝不敢真的
让你下岗。
接下来的事,你有一个大大的人才,你要好好利用啊。说完看来江华一眼。
江华瞪着杜斌说:你看我干嘛,我又不是人才。杜斌笑着说:你就是大人才,你们公司目前,也只有你能做到。
我也疑惑的说:杜哥,嫂子怎么能做到啊。杜斌笑着说:你想啊,哪个处长主任要是不给你们活,你嫂子往他
办公桌一坐,来点特色,实在不行,把他裤子,哪个敢惹你嫂子,哈哈。
江华恼怒的大声说:放屁,我成啥人了,哎哎,你别说哈,我真要是撒泼,那群臭男人还真拿我没办法,肏,
你咋不早说呢。所有人都开怀大笑。
杜斌的注意很注重时效,既简单有实用,结合了我们目前的现状,主要还是依靠局里,慢慢发展壮大后,在考
虑其他业务。我们谈的很投入,从公司规划到如何使用人,都很详细的进行了探讨,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心里轻松
多了。
转眼已经11点了,我很不情愿的站起来说:不早了,改天我请你们,我们好好聊聊,还请杜哥多多指教啊。大
鹏平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嫂子面露春光的说:嗯,你先回吧。
我心里突然好失落,我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嫂子是在送客,没有留我的意思,我失落的默默出门,江华送到门
口,探出脑袋对我说「周六你来家里」说完关上门。我明白她的意思,今晚她属于杜斌,不属于我,周六才属于我,
我心里说不出的惆怅,也有很大的期待,期待再一次和大鹏夫妻一起度过美好的夜晚。
也深了,楼上嫂子的客厅灯关了,卧室的灯亮了,他们即将上演和我一样的激情大戏了,今天的主角是杜斌,
我好嫉妒。
回到家里,父母和女儿已经睡了,我脑海里反复出现那种场景,我忍不住握着坚硬的鸡巴撸动,闭着眼睛,幻
想着嫂子的大屁股,此刻是杜斌大鸡吧肏她呢还是大鹏肏她,又仿佛是我肏她,嫂子的屁股,嫂子的奶子,骚在屄,
嫂子,我想肏你骚屄,肏你呀,啊,的一声低吟,精液喷射,手上内裤都是精液。
射过的我,昏昏沉沉的又开始琢磨公司的事了,不行,我得找个夜校之类的学习,杜斌帮一时,不能帮一世啊,
慢慢的睡着了。
开会,这是我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开会,这群老娘们唧唧咋咋的不停说笑,我大声喊「安静,今天有大事和你们
说,大家安静下来,我紧张的说:你们都知道,我是被逼着当这个破经理的,整个局里,我们公司最不受待见,名
声也最不好,姐姐们啊,我们不能这样混下去了,我们不比别人差呀,凭什么不能争气呀,别人瞧不起我们,我们
就他妈干出人样来给他们瞧瞧。
我现在和你们一样,随时都可能滚蛋,我知道你们背后有人骂我王八,我是男人,姐姐们啊,你们真的想我们
公司变成王八烫吗,我不服气呀,绝不服气,老婆离婚了,我没怕,现在我是真怕呀,姐姐们,我是豁出去了,我
就不信我们干不出名堂来,请你们相信我,支持我。
现在,局里有很多挣钱的活都给外人了,我们一定要争取过来,我们都要养家糊口啊,谁不想多挣钱啊,请你
们相信我,只要听我的,我保证你们工资都增加。
情绪被我用真情调动起来了,女人还是感性的,江华大声说:我们就听你的,你说咋干吧,老娘就不信邪了,
凭啥我们就比别人矮一头,大家说对不对。群情激愤,异口同声大喊『对,我们听王经理的』谁说她们没感情,谁
说她们没素质,我感动的差点掉泪,趁着这股劲,我从新安排工作,让江华担任业务经理,由她自己挑选两个业务
员,她可真会选,两个三十多岁,长的有姿色,关键是这俩人和她一样,脸皮后,都是敢在众人面前露奶子的主。
安排好后,先带着这些人直奔局办公楼,列队站在办公楼下,我进入办公楼,直奔局长办公室,好多人交头接
耳,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局长看见我,先皱起眉头:王青林,你有啥事快说,我还有开会。我冷静的说:局长,你忘了开会的承若了吗,
局里只要我们能干的,绝不找外人,可到现在,没有一个不是让外人干的,钱都让别人挣了,我们怎么办,今天就
请你给各个处到电话,让他们给我们一些活。
局长阴沉着脸说:我是说过,可你们能干啥呀,一群没素质的娘们,我怎么给你安排呀,你回去,自己想想办
法,先把工人素质提高在说吧,就这样吧,你走吧,我还有事。
我肏他大爷的,局长想一推两手净啊,我不客气的说:那好吧,我不干了,你找别人吧。
局长鄙视的说:你可想好了,不干可就回家,这可不需要你。我大声说:回家就回家,这帮娘们我都给你带来
了,就在楼下,你自己跟她们说去吧。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心里在打鼓。
走到楼梯处,局长大声喊「王经理回来,有事好商量,回来回来」我心中暗喜,假装毫不在意的转过身说:我
没法干,完不成局里的重托,你还是另请高人吧。
局长红着老脸说:王青林同志,组织是信任你的,你有能力担负重任,别推辞了,这样,我和各个处打个招呼,
你自己决定能干什么,不要让我难堪,你把她们带回去,具体事你自己联系。
我看差不多了,也不能太不给局长面子啊,这么多人看着呢。勉强答应了,下楼一挥手,带着众娘们打道回府,
第一个活就找基建处了。
和江华交代好后,江华带着俩骚娘们扭着大屁股,直奔基建处。我忐忑不安的坐在破办公室,焦急的等着,一
杯热水递到我的面前,我抬头一看,是会计刘姐,也是我们公司唯一一个有文化的人,文静的很,平时很少说话。
我接过水,说了声『谢谢』刘姐犹豫了一下说:王经理,你真想把公司做出样了吗?我疑惑的说:是啊,不做
咋整,到这地步了,只能拼了,怎么,你好像有话要说呀。
刘姐看看左右没人,诚恳的说:王经理,要真想做成事,光靠这些人不行啊,应该聘请几个有文化,有管理水
平的人才行,这些人只能干这些粗活,真要想发展,必须改变经营方式,因材使用。
我认真听着,仔细琢磨,她说的有道理,激动的说:刘姐,你坐下,慢慢说。刘姐坐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王经理,实不相瞒,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财务处犯错误,被下放到服务公司的,我不敢说话,我是真不想这样混
下去了,现在改制,真的是一个好机会啊,我想毛遂自荐,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可以吗?
我有点糊涂,疑惑的说:刘姐,我不太明白,你是犯什么错的,又想干什么,请你明说好了,别把我当经理看
待。
刘姐脸色红了,小声说:这事我本来打算一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