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朱颜泪】【作者:plaky867332】
【朱颜泪】【作者:plaky867332】
字数:4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朱颜泪

  就如同传说中的日本后宫动漫的主角那样,我有一个高贵而优雅的母亲,一个性感妩媚的姐姐,一个清纯可爱的妹妹。

  在常人看来,我已经算是享尽人间的艳福了,无论是妈妈或是姐姐亦或是妹妹,虽然不说是人间绝色,却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单纯的素颜便可完全碾压所谓的网络美女,更何况她们身上自然而然生成的气质,让我每次与她们一同出去,都是受尽了周围人羨慕与嫉妒的目光。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脑子里就开始出现各式各样地淫靡的场景,这场景的主角却不是我,而是身材各异却无法看清脸的一群男人们。

  这群男人们最开始仅仅是一个个模糊的景象,就如同梦中那般光怪陆离,我还惶恐地与周围的几位好友商量着,他们都笑话我是青春期迟到了,这时候才开始性萌动。

  但是我很明白这不是一种单纯的性萌动,但我也不好意思对朋友们说梦中的主角不是我,只能含含糊糊地一笑带过。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梦境中的的画面似乎愈发的清晰起来:妈妈雅君跪在地上,被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夹攻着,一对丰挺的乳房随着两个男人的动作前后摇晃,平日里严肃的表情被淡白色的精液所掩盖,已经分辨不出哪儿是眼睛哪儿又是鼻子,只剩下一张小嘴,也被黝黑的肉棒所撑开,嘴角不断地滴下涎水,喉咙里呜呜地响着,像是在享受又像是在哭泣;平日里性感妩媚的姐姐,此时却被人呈「三明治」

  一样,被两个矮个子抱了起来,夹在中间,身下两根粗大却不是很长的肉棒随着两人的口号三浅一深地抽插着,一双修长无暇的双腿被两人一人一只地舔弄着,一双丹凤美眸此时却是翻着白眼,嘴里被塞入了口球,喉咙里低吼着,看上去像是被玩弄坏掉的洋娃娃;而我那可爱的妹妹,此时就像是熟透的大虾,浑身通红,时不时地还抽搐两下,我想仔细的看去,却不想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铃铃铃玲!」

  「呼,呼。」

  我从床上惊醒了过来。

  「那到底是什么。」

  我低下头,双手捂着脸,想将心理的悸动平静下来。

  「恩?怎么裤子湿了?」

  我掀开了被子。

  我身上穿着的不是睡衣和睡裤,而是我平日里穿着的校服。

  此时我的裤子上一块巨大的水渍,甚至有部分黏在了被子和床单上,不用多问,我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

  「我真的,是个变态吗?」

  我不想承认,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因为我悲哀的发现,随着我不断地回想梦境,我的肉棒又有勃起的趋势。

  「恩?」

  我看了一眼手机,将手机闹铃关掉,而手机上却无情地显示了时间:16:00!「啊,不快点收拾就糟糕了。」

  我将脑海里的那个梦境扔到了一旁,慌忙地收拾起来。

  ===================================
  「小弟?你在想什么呢?」

  熟悉的味道从鼻中传来,於此同时,还有熟悉的触感:「姐!你再不把我放开我就要憋死啦!」

  恩,没错,这就是我那性感妩媚的姐姐——倩雪。

  不理会我的抗议,姐姐笑嘻嘻地说着:「一月才回来一次,还只能住一天,不给你点深刻的记忆,到时候你就被外面那些狐貍精给迷了双眼,怕是再也不会回家来咯。」

  「哥哥才不会被外面的狐貍精迷了双眼,我看最大的狐貍精是你!」

  这娇憨的口气,恩,没错,一定是我那个可爱的妹妹——茹雪。

  「好了,该吃饭了。」

  沈稳而温柔的语调,那是妈妈——雅君的声音。

  「喫」,姐姐的声音充满了郁闷,随即,我又一次迎来了光明。

  「咳咳咳咳。」

  我敢肯定这时候的我脸是通红的,但肯定不是羞涩,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姐姐所说的「爱的拥抱」,只不过每次「爱的拥抱」

  只会让我的肺活量更进一步——毕竟每次都是接近被憋死的边缘。

  「哥哥你没事吧?」

  娇憨的语调再一次出现在耳边,我看过去,正是我那个可爱的妹妹,一个月不见,她的脸颊依然是那么水嫩,一双闪亮亮的眼睛担忧地看着我,我咧了咧嘴,想要说话,却不想被一口唾沫呛住了,「咳咳咳咳。」

  「姐姐!每次都这样,你太过分了!」

  妹妹气鼓鼓地撅起了嘴,而我那小恶魔一般的姐姐,嘴角轻笑着,吃吃的笑着:「嘻嘻,那是你本钱太小咯,你明明就是在嫉妒我。」

  说完,还故意挺了挺胸,胸口一阵波涛汹涌,看得我脸又红了起来。

  「哎呀呀,小弟,一个月没见,你这是长大了嘛。」

  姐姐那一对丹凤美眸对着我望了过来,不经意般地抖着腿,她胸口的一对美乳也随着抖动,哪怕是被包裹在了睡衣之下也依然不甘寂寞。

  「咳咳,该吃饭了,倩雪,你也註意点,那可是你的弟弟。」

  终於,一家之主的妈妈发话了,姐姐撇了撇嘴,低头吃起了饭。

  我低着头,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又浮现出了那个梦境,趁着她们都在吃饭的时候,我偷偷地看了看她们:小妹茹雪,今年14,但生的是出水芙蓉,双马尾配合上娇小的身材,略带娇憨的声线,每每想起她甜甜地叫着我哥哥,我的嘴角都不由得向上扬起,小妹就像是家里的蜂蜜那样甜又粘;姐姐倩雪,今年21,一双长腿纤细而笔直,配合上一对多一分太肥,少一分嫌瘦的胸,在模特儿届是出了名的丽人,而那一双丹凤眼,眸中带笑,尽显妩媚之色,就像是家里的花卉一样,美丽而带刺儿;妈妈雅君,今年43,作为一位出名的商界投资人,她给人的印象就是高贵而优雅,哪怕是在家里,她也依然是优雅地,虽然已经步入中年,但是常年的保养,让她依然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哪怕是身材略微缺乏锻炼而显得丰满,但她饱满的胸会告诉你成熟的滋味,妈妈就像是这个家,温暖而沈默,但是失去了她,蜂蜜也没有了甜味,那玫瑰也会因此而雕谢。

  为什么,我会做那种变态才会做的梦?「唔,头好疼。」

  不知道是不是被天谴了,我的头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

  「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强撑着身体,我慢慢地站起身来,「没事吧?我送你回房好了。」

  姐姐停下了筷子,走到我身旁将我搀扶起来,看着姐姐尽在咫尺的脸庞,我脑海里又闪现而过那段梦境,脑中的疼痛也似乎减轻了起来。

  「没事没事,我可能是太累了,回去休息就好。」

  感受到身体多了几分力气,我轻轻地推开姐姐,无视了她们担忧的眼神,自己一个人走回了房间。

  ===================================
  剧烈的疼痛依然折磨着我,让我无法进入睡眠,恍惚中,我似乎走进了家门,又走进了主卧室,卧室里似乎传来了一些声响。

  我悄然走过去,推开了卧室的门,却只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妈妈雅君身上穿着黑色镂空的三点式内衣,下身穿着黑色开档吊带丝袜,脚上套着平日里穿着的黑色高跟鞋,静静地躺在床上,而躺在她身旁两侧的,则是我的姐姐和小妹,姐姐身上穿着露脐的皮质连体内衣,但是在下体处,仅仅有一张巴掌般大小的透明黑纱遮掩着,一丝丝黑色的小草如同出墙的红杏般从黑纱旁鉆出,映衬着她雪白的大腿,而姐姐的一双长腿上,被套上了紫色的长筒袜,顺着长腿一直延伸到足尖,一双秀足上穿着她最喜欢的那双罗马式的高跟凉鞋,小妹则依然穿着她那身学生装束,但是下身的裙子似乎是被人为的剪坏了,到处都是漏洞,洞里映射出的是纯白的内裤,但是内裤上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包裹的是什么,而此时,三位美人身前,站立着五个高矮不一的男人,他们的面目模糊不清,我想尽力的去看清,立刻就是一道疼痛感传来,让我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站立在正中央的那个男人高大威猛,浑身赤裸,下身一根肉棒就像是黑人一般狰狞,而站在他两侧的是两个矮小的男人,但是这两个男人身材壮实,浑身肌肉发达,下身的肉棒虽然不长,但是粗壮有力,甚至比高大男还要粗不少,站在最左侧的是一个瘦子,身上还隐约能看见肋骨,下身一根肉棒环绕着无数白色的突起,我似乎在哪儿听过,那叫什么茎珍珠状丘疹,和性病不同,而最右侧的是一个胖子,他的肉棒倒是平平无奇,不过这个男人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不时的发出阵阵的淫笑。

  我想要上去阻止,但是身体似乎被什么抽去的力量,我想要发力,却悲哀的发现,一旦我发力,脑子里便会传来一阵阵的疼痛。

  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我相信此时我的脸一定非常的扭曲,那疼痛似乎无视了梦的基本规则,让我根本无法使上力气,只能无力的看着一切发生。

  高大的男人很快便忍不住了,他走上前去,摸索着妈妈的一双美腿,而那个瘦子,则跳上了床,将妈妈擡起靠在了他的怀里,一双手对着妈妈的一对豪乳搓揉起来,他身下的那根肉棒,不断地蹭着妈妈的脊椎;而另一边,两个矮小的如同双胞胎一般的男人,则跑到了姐姐的身旁,一左一右地将姐姐扶起,一个人的手伸向了姐姐包裹在皮衣内的乳房,另一个则将手伸进了黑纱里,我甚至能清楚地看见他用粗壮的手指玩弄姐姐阴蒂的场景;而那个胖子则站在原地,将手伸了出来,我这才看清,那是一个遥控器,而遥控的对象正是我那可爱的妹妹,或者说是妹妹的内裤,那内裤根本就是具有震动功能的内裤,而小妹的表现也和妈妈姐姐不同,妈妈依然平静,似乎没有什么表情,姐姐则略微地皱着秀眉,小妹则紧绷着脸颊和身体,而随着胖男人将震动的等级调高,小妹则不断地抽搐起来,下身的内裤也被打湿了。

  男人们嘿嘿地笑着,我这时才发现,我的头疼似乎已经消失了,但是只要我一想要反抗,脑子里就是一阵阵的抽搐和疼痛。

  但是,我又一次悲哀的发现,只要我不反抗,那么我便有一种奇怪的快感传来,下身的肉棒也不断地勃起,只要反抗,那么下身便会瞬间地萎缩下去。
  伴随着男人的淫笑和隐约传来的女人的喘息,我却不知魂飞何处了。

  ===================================
  「不!」

  我瞬间从睡梦中惊醒。

  「还好,那只是一个梦境。」

  我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但随即,我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的内裤再一次的被我的精液所弄湿,这却不是重点,重点便是,一旦我开始回想梦境里妈妈她们被人玩弄的景象,我的肉棒就会不断地勃起,而只要我不想,或者只想象她们的裸体,我的肉棒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精神,甚至还会有一丝丝的头疼从脑子里传出来。

  而梦境中的男人们已经无法记清楚模样了,我只记得他们是如何无情地玩弄着我的家人,而我却无力的反抗。

  「我真的是变态吗?」

  我茫然着。

  「我该怎么办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