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9)【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9)【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字数:63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9,跳跳小鹿6,低谷中的挣扎

  由于没有新歌,跳跳小鹿的演唱事业不可避免的进入了低谷。

  有消息传出,为了造气氛,挣取人气。她不仅要参加各种活动,与粉丝见面。还要出席各种社交场合,为那些大老板陪酒,陪游,陪玩,,当然最后总免不了陪睡(这种陪睡对男方也是一种威胁,是有代价的。因为一旦他失势了,女方便有可能以此为借口,索要巨额赔偿。赔偿之大,足以使他倾家荡产。如果他胆敢不给,女方则定要将此事捅出,让男方身败名裂!)

  徐老师得到了消息却无法制止。他想去看跳跳小鹿的演出,找个机会告诉她,他什么都不计较,愿意继续为她写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徐老师开始托学生家长购买有跳跳小鹿表演的场次的票。可是买不到。

  「现在的票太难搞了。」被托的人总是这样回答他。

  于是徐老师开始找别人。他没有找肥仔,而是找到了珍妮,委托她帮忙弄到了票。不过座位的位置不太好。

  珍妮没有陪他,他自己去的。

  这是一场正式的音乐会,表演是在一个音乐厅。听众全都要求正装,按号入座。

  实验园还有一种狂欢节的音乐会,无须正装。音乐会在广场开,听众席地而坐,自己带着饮料食品,边吃边看。还可以与演员互动。珍妮买票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怕草地音乐会引起徐老师的不适,买的是音乐厅的票。

  徐老师座位的位置不太好,旁边的人咋咋呼呼的档次也不是很高。但是这并不妨碍兴致勃勃的徐老师,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要上台唱歌了。

  ……

  「下一个表演者,跳跳小鹿。」主持人报幕说

  台下立即出现了稀稀拉拉的掌声,一些人开始去上厕所了。

  台上,跳跳小鹿走了出来!还是原来的样子,她穿着厚厚鞋底的恨天高,走路都有些不自在了。为了保持平衡,她的胳膊在身体两侧微微向外撑开,两只小手向上翘起同时向外伸着,用来保持身体的平衡;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战战兢兢的她不像原来那么自信了。她的这些动作在别人看来十分的天真可爱,可是徐老师不喜欢。

  「今天她表演的歌曲是,《啊目睹的木》。」

  『果然她唱了!』

  「哗……」但是掌声并不像其他歌手那样热烈。

  一阵音乐之后,跳跳小鹿更狂的跳了起来,从左脚倒到右脚,再从右脚倒到左脚。双手握握着小拳头举过头顶。把两侧白色,但是有一道道暗色横纹的腋下完全展示给了观众。她一边跳一边唱着,「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

  「大家跟我一起唱好不好啊……」跳跳小鹿摇摆着已经晃散的头发,把手中的话筒指向了歌迷。

  「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一些人跟着一起唱了起来,不过声音稀稀拉拉。

  「啊目睹的木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藏语?还是蒙语?」徐老师后面一排座位上有一个女的悄悄问道。

  表演场地两名观众还在讨论着。「没有意思,这是一种情绪。总比那些毫无意义的『你爱我』『我爱你』『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抛弃了我』的哀嚎好吧!」一个男的回答到。

  「那怎么没人鼓掌啊?形象不好吧?」

  「她可是演员中的顶级美人了!看她的身材!」有的男人能把女人的衣服看穿。

  「她是不是唱的不是很好啊?」女的又说。

  「以前她老是第一个出来,先出来的没有一个是好歌手。越好越往后排。最好的最后出来,叫做『压轴』。」

  「看来她唱歌的实力不行了。」

  「跳跳小鹿非常有实力!以前唱得非常好。她的嗓子是天生的,跳的也不错。但是她有一个弱项,除了刚出道时唱的成名曲,《把天打开》之外,她没主唱过任何新歌,原来给她写歌的人好像突然从地球上消失了。那些好歌比如《纺织娘》和现在的《啊目睹的木》都是别人唱完,允许她跟着唱,她才能唱的。都是些老歌了,还不是她自己的。人家都不稀罕了,完全没有共鸣。」

  「那她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也不能这么说。」男人说,「如果原来给她写歌的人能够继续为她写歌;或是,最近要有一个《火星奖》全国歌手大赛;如果她能参加这个大赛,并且进入前20名,她还是有希望的。」

  「《火星奖》在那里比赛?到时候咱们去看吧?」

  「听说是在国外。现在好几个地方都在争着主办这场大赛呢。」

  「不会在咱们实验园吧?」

  「不会,好像是在欧洲。另外,现在版权法很严,她每唱一次都要交钱。她也不容易。」

  「这不是冤枉钱吗?」

  「版权费。就这人家还不愿意给呢。以前她还唱过一首《促织》,后来人家不让唱了。版权在人家手里,她有什么办法。」

  『我什么时候说不让她唱了?』徐老师想了一下。而且那个版权现在并不被自己所操作,谁在操作?静斋?他当时明明把歌交给了静斋,让他转交给跳跳小鹿。但是后来首唱的却是雅筝。徐老师当时还以为是小陆老师自己转给了雅筝,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样。难道?一定要找静斋问个明白。

  不过,徐老师的思路马上又被那一男一女打断了。

  「要想得到上台演出的权力,要使劲讨好老板,陪住陪睡,把老板陪得舒服了,他给你去说,才能得到。幸好她还没结婚,不然老公那样的活王八怎么忍受得了!没听说过吗?『从南到北到东西,二流的歌手不如鸡』!」

  「不许你唱这么下流的歌,,」

  「怎么下流了?」男人接着还长了两句,「我从南到北到东西,二流的歌手不如鸡;你若问她多少钱,一块二毛七,,」

  徐老师光顾着听他们说话,都忘了看跳跳小鹿表演了。

  「那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女子说。

  「和参加《火星奖》大赛一样!你不付出就想参加比赛那是做梦!睡过她的人太多了,把睡过她的鸡巴割下来都能装满一箩筐了,所以她现在越来越不值钱了。现在外人也可以搞到她。我听说她老板的儿子的司机、跟班的都有搞到手的。当然,也可能是人家自己有性的需求。总之市场上目前还只限于权贵,她还没有坐台,市场上也没有价。」

  「有价你也不许搞她!」女人说。

  「那破鞋,谁都穿。松了吧唧的,老二进去了碰的着这边碰不到那边。我还看不上她呢!」

  「就是!不就是价钱贵一点的鸡嘛……」

  徐老师听不下去了。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肆无忌惮的侮辱他的前妻。看到跳跳小鹿唱完后没有人邀请她返台,换别人表演了。徐老师也离开了座位。今天的使命已经完成一半了。他再次看到了小陆老师,虽然很远,还是觉得心里好受一些了。可是又开始为那些围绕小陆老师的流言蜚语感到不安。

  徐老师在剧院后门逗留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全部演出结束。他的手里拿着《天南小调》的总谱,希望亲手交给她。这次说什么也不能通过别人转交。
  有些歌迷也来到了剧场后门,等着他们心仪的偶像。因为实验园对一夜情不加限制,运气好的话演员们有时也会留下他们自己的一两个看着顺眼的,特别出色的粉丝过夜。这叫做『睡粉』。睡粉的一个优点在于对方比自己的地位低,一般不会有碰瓷的(这种碰瓷主要是事情过后控告演员性骚扰。不管真的假的,演员都需要把它迅速摆平。否则即便将来能够证明是诬陷,演员的名声也已经遭到损毁,很难恢复了),例外上床以后玩点出格的她(他)们也能接受。因此床上功夫好的粉丝被叫上两三次睡粉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睡』成夫妻的从来没有过。这是一种利益的交换,与婚姻无关。在现代社会里,婚姻与性渐行渐远。

  徐老师不指望被睡。但是他想近一点再看上小陆老师一眼,把东西交给她。
  演员们开始陆陆续续的出来了,粉丝们举着自己宠爱的明星的牌子尖叫着,喊着「***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希望引起演员们的注
意。

  趁跳跳小鹿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徐老师用手机在网上查了一下,《促织》的版权所有者竟然是静斋!

  人越来越多了,突然,徐老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谁?』徐老师被吓了一跳。怕被别人发现离婚了还这么纠缠不休,他连忙把自己隐藏在了人群后的黑暗中。仔细一看,竟然是静斋。『他来干什么?难道是,,』只见静斋手里拿着一束一看便知价格昂贵的鲜花。

  看到对方还没有发现自己,徐老师连忙像做贼一样的躲到远远的一旁。再也不敢靠近了。再一次把接近自己前妻的机会让给了别人。

  静斋拿着花不安的站在那里,显然也是在等哪个歌手。不过现在还没有出来的歌手已经不多了。只见他一边不断的看看手表,一边不停的走动着。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

  慢慢的人群散了,跳跳小鹿始终没有出来,本来也有一些人是跳跳小鹿的粉丝,等不到人也慢慢的散了。

  静斋没有看到自己等待的人出来,再一次的看表,然后终于下了决心,把手里的鲜花扔到了一个垃圾桶里。也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徐老师一个人了。

              以下几段不用看

  进步的社会和成功的社会。

  从其的追求目标来看,世上的社会有多种多样。混吃混喝无所追求的社会(人)很多。比较追求上进的社会主要有两种,追求进步的社会和追求成功的社会。

  中国基本上属于一个追求『成功』的社会。即,在这个社会里,几乎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成功。已成功为荣。

  这种成功验证标准是各种各样的。当官、发财、娶媳妇,生儿子,上大学,买房子,开豪车,搓麻将多赢两把也可以,但是最明显,最直观,最被人们所追求,所仰慕的是『有钱』。不管怎么说,说到这些都是人们追求成功的目标或成功的代言词,也叫作『面子』。

  中国人为了达到成功的目的,并不在乎使用什么手段。因此作假,诈骗各种阴招损招都有,犯法也在所不惜。即使不做犯法的事情,也是违规,违反道德,令人反感。例如在为了使航空公司在不是他们原因的情况下违规提供服务或赔偿,有人故意在机场闹事(那些在机场疯狂闹事的,绝对不是因为飞机延误使他们遭到了损失;而是试图通过闹事获得额外的好处);再比如,因为自己的原因被老虎咬了,却要无理纠缠让无过失方赔偿都是这个原因。

  但是更好的社会应该是追求进步的社会。这个社会的标志是,人人都追求上进,关心前进路上的每一步,不贪图享受,也不十分在乎结果。

  这两种社会的区别在于,一种追求过程,一种追求结果;一个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另一个是奥运会冠军;一个注重内心的感觉,一个要求外界(包括旁人或社会)的承认。

  追求成功也是中国人千百年来积淀下来的经验。但是在现在社会中是有害的。片面的追求成功让人们追求急功近利,不愿意踏踏实实的工作,甚至使用不法手段。

  所以对中国人来说,当奥运冠军容易,得诺贝尔奖难。

       —————————————————————

  跳跳小鹿为什么没有出来呢?

  她正在参加一个秘密爬梯。

  从舞台上下来后,跳跳小鹿换上了高开叉的银白色大花旗袍,通过一条内部通道来到了另一幢房子里的大厅。

  「跳跳小鹿」人们惊呼着,很多人站起来欢迎她。她太美了。

  「我来介绍一下,今天出来陪贵宾的是我们团队的新秀,『跳跳小鹿』,,过一会她便要去准备去了。现在过来和大家见见面。」老板为跳跳小鹿作介绍说。
  「这些不用介绍了。我们都知道,介绍一下他的三围好了。」有人打断了老板的话。在场的都是些贵宾。只见许多大款,大腕,甚至国外专程来的贵宾们都在贵宾席坐好了。

  「可以吗?」老板有些嬉皮笑脸的问跳跳小鹿。

  「,,」跳跳小鹿羞涩的点了点头。两颊现出两片绯红

  「你自己说!」

  「34,22,36,,」喃喃的声音

  「不错啊!」

  「这么好的货色,火星人如果不要了给谁啊?」

  「老法子,打赌定输赢。」

  「走走走走,,先吃夜宵。有话餐桌上说。」老板故意打断了大家的谈话,因为跳跳小鹿今天另有所用。所以他示意大家夜宵已经准备好了。

  跳跳小鹿从人们的谈话中突然明白了自己今夜的命运(当然,她的理解是错误的,很多时候,人类有些过于自以为是了)。她被吓了一跳。老板只是叫她来陪陪客人吃饭、聊天,并没有告诉她这些。她隐约感到了一丝的不安,开始迟疑了,犹豫了。开始打算逃跑,

  「你去哪里?」跳跳小鹿刚一转身正好和老板装了个满怀,「你要干什么?」老板捏了一下几乎跌倒在自己怀里的跳跳小鹿软软的屁股说。

  「我,,我的手袋落在剧场了。我去取。卡都在里面呢。」跳跳小鹿慌张的解释着。说完便想夺路而逃。

  「你手里的不就是吗?」这点小伎俩怎么能瞒住老奸巨猾的老板?

  「这不是骑驴找驴吗!」跳跳小鹿尴尬的笑了两声,「我去上厕所。」这还不是找借口,她肚子还真有点不好受。

  「你跟着她去。」老板叫来一个保镖。

  「他是男的。」跳跳小鹿想把保镖支走。

  「为了安全,他跟你一起进厕所。」老板说,「知道怎么保护吗?不能让她离开你的视线,听见没有?」他又问那个保镖。

  「是。」保镖点头认可。

  「我告诉你啊。今天的事情办不好。你『火星歌手大奖赛』的事肯定泡汤。」老板说。

  跳跳小鹿虽然没有回答,但是这句话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女人顿时老实多了。老板这才放心的忙活他的事去了。虽然在他的心里他从来没有准备让跳跳小鹿去参加这个比赛。『她现在对我有看法,参赛以后肯定管不住了!』他想。再说了,即使参加了,老板也不认为跳跳小鹿能取得任何名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