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2.17)【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2.17)【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17章

  十一假期的七天,我全都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了。

  吴小涵发了她在马来西亚游玩的照片——她和女同事一起,去潜水、去冲浪,似乎玩得很是开心。

  但她也没有忘记我——她每天都发消息问我过得怎么样,身体有没有舒服些;还跟我说,她一回国,一定立刻就来看我。

  就算吴小涵不在我的身边,我也时时刻刻都感受得到吴小涵的存在——不锈钢的项圈已经永远地锁在我的脖子上;而贞操锁也已经牢牢锁在了我的身上。
  这一切带给我的归属感,让我感到心安。

  如果说我的身体上还差什么的话体现所有权的东西的话,那就是烙印了。
  正好,假期一结束,吴小涵就很快要从马来西亚回来。

  既然我先前在医院里的时候,吴小涵对我如此之好,我应该准备一个烙印,来作为对她的付出的回应。

  中文的烙印不太现实——烙印的痕迹都太粗,印不下复杂的汉字;于是,我决定就印上「吴小涵」的拼音简写——「WXH」。

  英文字母的烙印字模直接就可以买到现成的,甚至不需要定制[ 1] ——于是,我直接挑选了「WXH」三个字母的铁质烙模,在网上下单,直接寄到学校里。

  其实,我也在想,为什么我如此渴望在身上留下明确属于吴小涵的印迹——大约是因为能成为她的M实在是太美好了,所以我总想一遍又一遍地证明,一遍又一遍地确认吧。

  ……

  十一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吴小涵还没回国,我就已经出院了。

  临出院前,医生也提醒我,出院以后也要小心,一个月内要小心控制饮食不能吃太饱,三个月内不能剧烈运动。

  而出院结帐时,我很高兴地发现,我在学校买的学生医保,竟然能够报销所有的住院床位费和一部分药费;只有一些检查的费用,需要从吴小涵的银行卡里面出。

  吴小涵回国当天的早上,果然立刻联系我了。

  她直白地说:「我想见你,可以吗?这次不会虐你啦,有惊喜给你。」
  「可以呀,小涵学姐。我也有惊喜要给你。你什么时候方便呀?」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机场接我呀。或者你在我家门口等我也行。」
  听到吴小涵不介意我去机场接她,我很是开心。

  于是,下午一点,我便坐着公交车去了机场,准备接到吴小涵以后再一起打车回家。

  在机场的到达厅里等了好一会儿,我终于见到了吴小涵那张熟悉的清秀脸庞。
  她并不是在人群中能吸引所有人眼球的那种美女;可是她那的面容,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是那么干净、那么温暖。

  她穿着一件很凉爽的tee,一条同样凉爽的短裤;脚上还穿着我前些天买给她的那双帆布鞋——也许她是真的喜欢我,才会随时穿着我买的鞋子吧。
  无论如何,她和我一起坐上了出租车,往她家去。

  我也赶紧把她给我的银行卡还给她,并感谢她对我的慷慨。

  「这回,你给我的惊喜又是什么呀?」吴小涵有点期待地问我。

  「我回去再告诉你,现在不太方便说啦。不过,你给我的惊喜又是什么呢?」
  「我要先知道你给我的,才告诉你。」

  「好吧,好吧,那就先回你家吧。」

  我们俩就这样充满期待地,从机场坐车直往松涛雅麓。

  ……

  到了吴小涵家,她没有换鞋,而是先去卧室里放下她所有的东西后,又径直坐到了沙发上。

  我在门口脱光衣服后,熟练地跪到了沙发前。

  而吴小涵迫不及待地要求我把我准备的惊喜给她看。

  我便从包里拿出了那三个铁烙模——每根烙模都是一个很粗的字母,还带着一根长长的柄用来握住。

  吴小涵看了以后,竟然有一点吓到,说:「你这是?」

  「我想让你在我身上烙上你的名字。」我如实说。

  「你疯了吗?这么大的字,烙在你身上,一辈子都消不掉的。」

  「我没疯啊……我就是想要一辈子都消不掉。」

  「不行……万一以后我们分开怎么办?你是要我一辈子都亏欠着你、对不起你吗?」

  「不是的……」我委屈地解释:「小涵学姐,我不是要利用烙印来道德绑架你,来绑住你,求求你别有这种负担。你想离开我,依然可以随时离开,这个烙印,只是我自己想要,你不用觉得是你的责任…」

  「这是你的身体,一辈子的事情,我不可能对你这么不负责任。」吴小涵还是想拒绝我。

  我把头低得很低,贴到她脚旁,仰起头做乞怜状:「求求你嘛,小涵学姐,我真的想要。」

  「不可以,我从来不在M的身上留任何终生的明显伤痕的,这不行。」
  「我和你别的M不一样的,对吗?我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一个奴隶。你就给我这个特权吧,好不好?」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样永久性伤害自己的身体的方式呢?你已经有项圈了,腿上也已经有你刻上的『M』字了——你刻得还那么深,已经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消去了。没必要再加别的痕迹了。」

  「可……我真的还是想要在我的身体上留下你的印迹,真的还想再次证明,我是你的。」

  吴小涵顿了一顿,似乎有点难过。

  她静了静,说:「你知道吗?我在医院里听到医生说你差点被我踩出生命危险来,真的后悔自己对你那么坏了。我都已经对自己发誓,再也不要伤害你的身体了。」

  「可是,小涵学姐,我是你的M啊。我的身体,就是用来给你伤害的呀。」
  「不行……我再放纵自己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把你虐死的。你的身体,是你要用一辈子的,我不能随便伤害。」

  「没事呀,小涵学姐……我的身体上的每一寸,存在在这世界上的唯一意义,不就是给你虐吗?如果不能被你虐,那我的身体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不是的……徐洋东,不是的。我……我不是个负责的S,你不应该对我这么好的。」

  「我没有对你好呀,小涵学姐……」

  吴小涵开始回忆:「第一次你来找我,我说好打你十鞭,却没忍住自己,打了你那么多鞭,把你打得那么惨,当时,你就应该离开我这个不负责任的S的,你知道吗?」

  她继续说:「第二次,说好只是玩穿针,可我却毫无节制,踩烂了你的龟头。当时,你明明应该给我两耳光,径直离开的。可是,你非但没离开,还买了取不下来的项圈,套在你脖子上。我拿着你买的项圈,确实很感动。我本来应该因此好好心疼你,可是我却没有,反而恩将仇报,把你折磨到昏过去。正常的人到了这一步就应该知道要离开我了吧,你还是没有。」

  吴小涵的声音略微有点哽咽:「后来,我用钉子钉你的下面,可是我竟然忘了拔钉子,就睡过去了,害你疼了一整夜。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自己那么不负责任。你真应该打我一顿的,可是,就在第二天,你省出钱还买了鞋给我。而我又一次恩将仇报,穿着你买的鞋,还嫌弃你,任性地把你一个人甩在公园……可是你又原谅了我,放着我继续虐你。」

  她低下头说:「在你一次又一次的放纵下,我越来越坏,最后终于把你踩伤了,让你进了医院,还差点有生命危险。我这样的人渣,应该根本就不配有M的——更配不上你这么好的M。要不是魏麒那天安慰我,我真的都想放弃做你的S了。」

  我仰望着她,安慰说:「没有,学姐……你真的已经很好了,是我配不上你……」

  吴小涵像是没听到我说的话,继续低着头说:「我都已经把你虐得进医院了,差点虐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恨我,还不离开我?为什么你非但不离开我,还要让我烙印在你的身上?」

  「因为……学姐……其实……你对我很好呀,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不是的……我对你明明这么坏。每次你都没底线地容忍我对你那么坏,每次回过头来还都对我那么好。你不怕我继续恩将仇报吗?你是傻吗?」

  「我才不傻呢。」

  吴小涵抬起头,温情脉脉地直视着我的眼睛:「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明明是全世界最糟糕的S。」

  听到吴小涵说出我对她好,我其实真的很欣慰——我为她做的一切,终究得到了她的承认。

  但我知道,她这么想,仅仅是因为她的自卑而已。

  我实话说出心里的想法:「小涵学姐,我对你的好,比起你对我的好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呀。你那么宠我,愿意陪我玩SM,愿意弄脏你自己来满足我的愿望,我住院了你还跑到医院去照顾我,甚至,连平时一块吃饭都是你付饭钱。我自己心里知道,从来是我在亏欠你。其实我经常都在想,我只是你的M而已,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吴小涵看着我,问我:「你是说真的?你真的觉得我对你好?」

  「嗯。当然啊。」

  「可是,如果我真对你好的话,我就更不可能忍心在你身上烙字了。」
  「你对我再好,S该对M做的,你也得做呀,不是吗?而且,烙字是我自己想要的。」

  「可是……这真的有点过了吧?」

  「没事的,小涵学姐。答应我,烙我吧,好吗?」

  「我真的从来没对任何M留过这种痕迹……」吴小涵还在抗拒。

  「那就把第一次给我,不好吗?我都说了,我不要你负责的,烙完就完,不代表你对我有半点责任。」

  她的态度似乎已经有点软化了,只是嘟着嘴:「你真的就那么想糟蹋你自己的身体啊?」

  我微笑着劝说她:「烙你的名字,怎么能叫糟蹋啊。明明是奖励。」

  她娇嗔道:「哄我的时候,你的嘴还真是甜。」

  我知道事情基本成了,开心地说:「那你答应我了对不对?我们现在就去烙吧。」

  她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点点头:「好吧好吧,那就烙吧。烙在哪里呀?」
  我提出自己之前预想的主意:「要不就烙在右边的大腿上吧,和左边那个『M』对应。」

  吴小涵便也接受了我的提议。

  烙模自然得先用火烧烫,才能按在我的身上。

  在吴小涵家里,唯一能找到火的地方,也就只有厨房了。

  于是,我跪行到厨房里,双腿并拢平躺在地上,等待烙印。

  吴小涵把煤气炉打开,把三个烙模都放在炉子上,烧到炽红。

  她则为了防止我乱动,还跨骑到了我的腿上,压在靠近膝盖的位置。

  这是吴小涵第一次跨骑到我的身上——她的大腿因而和我的腿紧紧贴在了一起。

  这种亲密的接触,竟让我有一点不好意思;只是,她那光滑的肌肤,柔暖的体温,使我不由得更兴奋了。

  吴小涵从炉子上拿下被烧得火红的烙印,悬在我面前,问我:「确定烙吗?」
  我点点头。

  烙印上的红色刚刚开始褪去,她就把烙印稳稳压在我的大腿上。

  伴随着滋滋的响声,我先感觉到表面的一阵刺痛,而很快就又变成了从皮到肉都被烧灼的剧痛。

  我咬着牙,还是从喉咙里发出本能的呻吟,双腿抽搐不止。

  还好吴小涵已经把我的腿牢牢压稳,手上也用足了力;我即使拼命抽搐着,烙模还是紧紧压在我的肉上。

  我的大腿上已经有一股细细的烟雾冒出——但吴小涵还是没有抬起烙模。
  终于,在我的挣扎开始减退之时,吴小涵才抬起烙模,丢在预先放满水的水槽里。

  随着烙模抬起,一团更浓密的烟雾从我腿上冒出,整个房间也立刻充斥着浓浓的焦糊气味。

  即使烙模被移开了,疼痛似乎没有多少减退——我的大腿还是传来火辣辣的灼痛。

  那疼痛已经已经不仅在表皮,而是从内到外都在燃烧。

  我因此不停颤抖着,疼得眼泪都几乎流出来。

  我开始有点后悔了——为什么不定做一个「WXH」连在一起的烙模呢?那样至少不用承受三遍这可怕的苦痛。

  等疼痛稍微缓下来,我抬头一看——一个粗粗的「W」已经深深印在我的大腿上。

  之所以说「深深」,是因为烙模的最深处确实像是足足有几毫米的样子,并完全已经焦黑;而周边的一圈则是深深的金黄色,也是已经焦酥的样子;字母的最边缘,还有被烧成白色的皮微微翘起。

  「很疼吧?」吴小涵弯下身,看着我问道。

  我点点头。

  「后悔了吗?」她继续问。

  我咬紧牙关,摇摇头。

  她从炉子上拿下第二个烙模,悬停片刻让温度均匀,然后便就按到了我的大腿上。

  烙模接触我身体的一瞬,我依然疼得绷紧身子,大叫出声。

  在块炽热的铁在我的身上停留了好几秒——深深的灼痛,让我又一次全身抽搐起来。

  还好,吴小涵依然坚毅,牢牢按住烙模,贴紧在我腿上。

  只是,我的痛苦呻吟和无助的挣扎,似乎总是很能将她turnon。
  这一次,她一直牢牢按住烙模,按了将近半分钟,直到我的挣扎完全停下,她才抬起烙模。

  随着她抬起烙模,又一团灰白的烟雾腾起,在书房里缭绕。

  空气里烧焦的烤肉味,简直都要有些呛人了。

  吴小涵没有停歇太久,便拿起最后一根烙模,狠狠按到我的大腿上。

  早已疼得大汗淋漓的我,又一次被吴小涵压在身下,本能地展露出她最爱看到的痛苦挣扎。

  随着她抬起烙模,在一阵焦糊味中,「WXH」三个字母,终于整齐地深深烙入我的大腿。

  看着那深深的烙印,我心里有种满足感和成就感——我似乎真的要成为完全属于吴小涵的一只家畜了呢。

  只是,我的大腿还在剧痛不已,刚烙出来的凹槽里像是还在被持续加热一样,我疼得都快感受不到自己右腿膝盖的存在。

  吴小涵说:「对不起,我虽然本来不想烙你,可是刚才看你被烙的痛苦的样子,还是感到好爽。」

  「那就好。能顺便满足到你,真是太好了。」

  「可是,才烙了三次就停了,我好不满足啊。你都把我的欲望挑起来了,就结束了。」

  「啊?」我心里想,吴小涵该不会想继续折磨我吧?

  「让我继续烙你,把你身上全部平铺着烙满我的名字,好不好?」

  「啊?」我没想到,吴小涵真的「恩将仇报」,要对我这么残忍。

  「好不好嘛?」她对我撒娇道。

  「嗯……」我弱弱地说:「好的,小涵学姐,你继续吧。」

  吴小涵温柔而怜爱地摸了摸我的额头:「好啦,我开玩笑的。虽然刚才我确实是很爽,但是我还没丧心病狂到那程度呢。毕竟,我以后还是得学会控制住自己的。」

  「哦……」我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真的谢谢你,愿意为我做这么多。我们回客厅里吧,该把我为你准备的那份惊喜给你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